韩复榘开当铺的那些事儿

作者 : 当百家发布时间 : 2017-08-15 14:57:52.0

在济南百花公园西侧的闵子骞墓园内,陈列着数百件已经加固、修缮好的石碑、墓志、石匾、画像石、碑首、碑座、经幢、柱础、石像生、石椁以及其他建筑构件等古代、近现代石刻。其中,一通刻有“裕鲁当”的石匾非常显眼,而这通石刻上的3个字的书写者更是引人注目。

这个人是谁呢?一提起这个人的名字,真可谓大名鼎鼎,他就是曾经督鲁八年的韩复榘。

韩复榘开当铺抵制日本典当业

石匾上面的“裕鲁当”三个大字刻得非常深,每个字大约40厘米见方,右侧的上款小字为“癸酉仲秋”,下款是“韩复榘题”,也就是说这“裕鲁当”3个字应是韩复榘亲笔书写的。字写得很有气势,可以看出,书写者有相当的文化功底和书法功底。

癸酉年是“民国二十一年”,也就是1932年,当时的国民党山东省政府主席韩复榘就是这一年在今按察司街南头路东开办的这家官办的“裕鲁当”当铺,这通石匾就是当年韩复榘亲自书写刻制后镶嵌在当铺大门上方的原物,所以具有很高的历史和文物价值,尤其是对研究济南的近现代金融史有很高的文献价值。

韩复榘为什么要以官方资本开办当铺呢?这主要是因为韩复榘主鲁期间(1930年9月至1937年7月),对山东的财政金融十分重视。上任之初,即为整顿金融、加强对山东金融的管理和控制采取了一些措施,发布了一些条令,如成立平市官钱局,设立民生银行,设立官办裕鲁当,恢复发展钱庄、银号、汇兑庄、放账铺、钱铺等,促使山东银行、金融业有较大的发展。

韩复榘主鲁后,为了抵制日本人的典当业在山东的势力,以“裕国便民”为宗旨,才开办了裕鲁当。据他说,当铺“过去公的私的都没办,一任外国人去办,那就不好了,所以必须自己去做,暂时做不好也要去做。我个人自十九年(即1930年)看到这里,曾竭力与地方实业家协商,许多人觉得危险不肯办;有人要公家出本他去做,利是他的,断无此理,故决定官办”由此可以看出,当时山东典当业的艰难和萧条情况。

“裕鲁当”生意好开设分铺“裕鲁当”开业后,韩复榘自任监督,“山东裕鲁当,设城内按察司街,系山东省官典。资本金定国币三十万元。以救济民生为宗旨,以董事会组织法组织之。韩复榘主席为监督,辛铸九为董事长,薛映书为经理。每日出当时间,上午七点至午后五点止,中间并不休息;星期日休息半日;旧历年,正月初一日休息一日,初二、初三两日上午照常,下午休息。节季临时规定。”(《济南大观》1934年版)

在“救济民生”的名义下,“裕鲁当”还把当期延长至12个月,并保留1个月,利息取2分(加保管费5厘)。当铺开业后,由于条件优惠,很多济南人开始转到这里当东西,营业状况一直不错,出款经常在30万元左右。

1934年12月2日,韩复榘又在商埠内的七大马路开办了裕鲁分当,资金为20万元。此外,韩复榘还鼓励私人开办当铺,并许诺了在试办期内,可免纳当税6个月作为优惠条件。一时间,济南当铺业,甚至整个山东的当铺业都受到鼓舞,有所恢复和发展。较大的私人当铺,在济南有即墨人办的永济当、河北任邱人的万兴当等店。韩复榘此举在一定程度和范围内抵制和打击了日本商人利用当店进行的投机掠夺活动。

“裕鲁当”最终被韩复榘自己烧毁

说起“裕鲁当”的消亡,也很让人感叹。

1937年,卢沟桥事变爆发,日军沿津浦线南下,10月侵占德州,济南即引起震动。11月,日军进抵黄河北岸,济南此时已人心惶惶。12月初的一天,“裕鲁当”门前牌坊上贴出一张告示,谓可持当票,只付当金,不必再付利息就可赎回东西,随之赎当者络绎不绝。几天过去,尽管当户来了一些,可满满当当六大间仓库,仅赎回小部分抵押物。同月中旬,又贴出第二张告示,说当金、利息均可不付,只要凭当票就可取回东西。告示一出,人们奔走相告,都想趁此时拿回自己的东西。不长时间,当铺门前就聚集了大批民众,人声鼎沸,杂乱无序。人们都争先拼命向前挤,想尽快拿到自己的东西。

12月20日,日军分东西路由济阳、齐河渡过黄河逼近济南,城外以响起大炮声,人们开始变得惊慌。一天早晨,有人忽然发现“裕鲁当”里的掌柜的、伙计已经不知去向,偌大个当铺竟没留下一人看守。不多时,便有一帮人拥进当铺开始抢东西。消息很快散开,没一会工夫,按察司街南头便被人头攒动,数不清的饿济南人把当铺围得水泄不通,现场乱成一锅粥。有人闯进仓库,见什么拿什么,有的人竟穿上10多件皮衣、棉衣,走不动,就往外爬。由此,“裕鲁当”被哄抢一空,再也没复业。

此时,韩复榘开始实施“焦土抗战”,在他撤离济南前夕,指示下属纵兵放火,烧了省政府、劝业场、进德会、火车站等很多重要建筑,其中也包括“裕鲁当”等商业建筑。

韩复榘主鲁时期,自1930年至1935年,山东金融业有所恢复和发展。1935年11月国民政府实行“币制改革”后,随着四大家族通过其银行对山东金融逐步垄断的形成,山东金融又逐步衰落下去。而韩复榘开办“裕鲁当”,抵抗日本经济侵略的做法,在当时还是起到一定抗日作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