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当行里的“朝奉”

作者 : 都市女报发布时间 : 2016-12-05 10:56:09.0

 在历下区花园路路北一处并不起眼的地方,一个红色繁体的“当”字,总是让路过的人忍不住多看几眼。

  典当行,大多数人从影视剧中对其有着一知半解的行当,在济南这座老城里依然保持着独有的神秘感。每天上午8:30,李正轶准时打开中诚典当行的玻璃大门,为顾客典之所用,当之所急。
培训期过长 典当人才稀缺
  28日上午,典当行刚营业不久,老顾客李敏芳(化名)拿着一枚黄金戒指推开了中诚典当行的大门。验当、出具当票、付钱。10分钟后,李敏芳拿到了3800元救急用的现金。根据当票内容,她只要在1个月的当期内将典当金额和息费如数还给典当行,即可赎回刚刚典当的戒指。
  为顾客验当、估价的,正是典当师,即曾经当铺里的“朝奉”。今年41岁的李正轶,既是中诚典当行的经理,也是首席典当师。曾致力于房产典当业务的他,因为民品典当的魅力,一改初衷。“公司规定,每个进典当行的员工都得先对民品业务进行培训。”李正轶说,在对黄金、翡翠、手表等民品的真假研究,和与形形色色顾客的攀谈中,逐渐对民品业务产生了兴趣,“当用3-5分钟刨除疑点,撕下当品的伪装时,会有一种成就感。”
  十倍放大镜、玉石专用手电筒、热导仪、莫桑石检测仪、密度分析仪等,是现代典当行的“朝奉”鉴别当品的常备工具。而即便有这些工具的辅佐,合格典当师的人选仍然屈指可数。据了解,在济南,目前约有38家典当行,但是能独立验当、估价的合格典当师(民品典当师)不足20人。
  工资低、提成少,是导致民品典当师“进得少、走得多”的直接原因。在智联招聘统计的2016年秋季求职期十大冷门职业中,典当/信托位列第七名,简历投递量远远低于职位发布量。“典当师现在不好招。学校没有这个专业,我们只能从地质专业、考古专业的应届毕业生里招聘。”李正轶说,即便如此,因为培训时间过长,典当人才依然稀缺。
上当 几乎是每名典当师的必修课
  “与房产典当业务和机动典当业务不同,民品典当业务最为精细。培养一名民品典当师,需要3-5年时间。以手表为例,典当师需要熟知几百个品牌手表的公价、二手流通价格和回收价,方能作出正确的典当价格。”在这几年里,上当受骗几乎是每名典当师的必修课程。2012年,李正轶刚入行不久,也接受过此类“洗礼”。
  对于顾客拿来的一块欧米茄星座系列老款石英手表,当时经验不深的李正轶没有找师傅验当,自信满满地为该顾客开了5000元典当金。1个月档期满,顾客仍未赎当,也未续当。“我就有点着急了,抓紧给顾客打电话,但是已经联系不上。”根据公司规定,启动“绝当”后,当品若为真品,则放在典当行内卖掉;若为赝品,3万元以下当品损失金额则由当时经手的典当师承担。“不幸的是,这块石英手表为赝品。”
  2014年,李正轶将这块手表戴到了徒弟魏冉冉手上。于27岁的魏冉冉而言,这块手表像是一块警钟,时刻警醒着自己,“对待顾客送来的物品一定要谨慎再谨慎,仔细再仔细。”当然,要想成为一名合格的典当师,法律出身的她需要综合“验物+验人”来评估物品的真伪和价值,“通过跟顾客的攀谈,也能减少典当风险。”
  今年9月份,一名30岁左右的男性拿出一枚黄金光戒前来典当,戒指接近20克的重量引起魏冉冉的警觉。“一般来讲,什么造型的戒指对应什么重量,而这款光戒正常应该是10克左右。”在与顾客的交流中,顾客所说的戒指购买时间和价格与黄金当月价格出入较大,再次印证了魏冉冉的疑虑。所谓真金不怕火炼,在对戒指烧验没多久,该名顾客就慌张地拿走了那枚戒指。
更多服务性 典当行的未来方向
  一个衣衫褴褛的小孩左手扶着柜板以求站稳,踮起脚将要典当的东西高高举起,然而,坐在柜台里面的“朝奉”一脸默然。这是漫画《高柜台》中,丰子恺先生对传统当铺的描述。这也是影视剧留给人们的传统当铺的形象。
  “典当的不仅是物品,还是感情。”这是日本的一则典当广告语。对于顾客的当品,即便过了规定的当期,大多数典当行并不会马上例行“绝当”。“会给顾客宽限几天。没有及时来赎当,也定是有难处。”李正轶说。时过境迁,当下典当行的“朝奉”,早已没了高高在上、狠压价格的旧形象,而是逐渐向服务性和便民性上靠拢。
  在南方,典当已经成为银行的一种补充,“有的人出门吃饭没带钱没带卡,会立马到典当行将随手的戒指当掉,次日再赎回去。”相比于此,济南还是个传统的城市。但在李正轶看来,北方的典当行也必将朝此方向发展。
  “其实,现在很多‘80后’、‘90后’的年轻人,赋予了典当行另外一种新功能。”李正轶说,每当寒暑假来临,不少大学生会将不方便携带的贵重物品进行典当。以一台5000元的电脑为例,大学生通常选择200元以内的当金,等到开学后,只需支付10元的息费即可。低费用,高保险,典当行在“融资”功能的基础上,“保管”功能正逐渐被年轻人开挖。神秘的典当行,也许将打破现在的冰点,在未来遍地开花。